【訪談】愛吃阿婆豆腐花的作家如何看金庸

216

作家王偉雄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喜愛周圍去吃好東西,又最愛吃豆花,尤其大埔的阿婆豆腐花,他又是金庸迷,最近出版了一本研究金庸人物的書,名為「沉思武俠立斜陽」感悟金庸小說。最近筆者以一問一答方式,訪問了他寫這書的心路歷程,與大家分享。

  1. 這本作品籌備了多少時間?為何會以金庸的人物及作品為主題?

這本書只花了大約四個月便完成,因為天天寫,所以才那麼快。我不是貪快,而是習慣了做事一鼓作氣和有始有終。每篇文章我都一改再改,並非一揮而就,這也是我的習慣 - 寫作習慣。以金庸的人物及作品為主題,理由很簡單,是因為我從小就是金庸迷,寫這樣的一本書對我來說是一種光榮。

  1. 對於金庸這位人物,你認為他給了香港人那種思維及世界?對於平凡如我們的每個人,你認為他的出現,為我們帶來了什麼,豐富了我們什麼?

金庸的武俠小說大大豐富了我們的想像,尤其是對中國文化的想像;這當然有好處也有壞處,好處是增強了我們的文化認同感,壞處是令我們容易產生不正確的信念,例如相信中國武術是獨一無二和全世界最優秀的。此外,金庸的武俠小說世界主要是爭雄奪利和恩怨情仇,少見日用倫常的瑣碎糾纏,比現實世界簡單,所以能刺激讀者集中思考人生問題的某些方面。

  1. 對於金庸眾多小說裡的人物,那位你最羨慕?  又羨慕他什麼?

我最羨慕的是洪七公。他不但武功絕頂,為人有俠氣、重義氣,朋友眾多,人人敬重,更有做大事的能力(身為丐幫幫主);還有,他愛吃兼且精於辨味,可以說是懂得享受人生,這也是值得羨慕的。

  1. 你那樣喜愛金庸的作品,他的任俠精神,他作品裡的愛情觀,以至並他種種,對你的人生觀或者方向,有過影響嗎?

不少朋友都說我有俠氣,我不肯定事實是否如此,但我愛抱打不平(有時甚至是多管閒事),尤其憎惡奸狡和虛偽之徒,這除了是性格使然,我想多少也是由於受到金庸小說的影響。至於我在書中表達的愛情觀和人生觀,不容易弄清楚是否也有金庸小說的影響;也許有,也許不過是我在形成這些看法後,反過來用這些看法來理解金庸小說。

  1. 說說愛情,有人說過,如果你像劇中主角,遇上了兩個都放不下的女人,要選其中一人,總是很難,你可以想像自己選其中一位,最放不下的誰,就會是你的最愛,你呢? 你又會有何見解? 可以用張無忌做解說。

我不相信一個人可以同時深愛兩個(或以上)的人,所以這個問題對我來說根本不成立。我在書中的一篇文章(〈全心全意的愛〉)有討論這個問題,大家看後便知道我為何有這個看法。

  1. 你認為金庸可以這樣受人熱愛,關鍵在什麼方面?

關鍵在於他寫的武俠小說情節引人入勝,武功描寫生動精彩,這兩點是任何欣賞金庸小說的人都能指出的。我想特別提出的是,金庸創造了一個既不真實卻又真實的武俠世界,讓讀者在安全的心理距離反省人生。說這個武俠世界不真實,因為它有很多東西是現實世界不可能有的,例如各種奇異武功;說這個武俠世界真實,因為它反映了在現實世界裏我們最關心的一些人生問題。這是金庸小說了不起之處。

  1. 可以跟讀者介紹一下自己嗎?

王偉雄,柏克萊加州大學哲學博士,現任加州州立大學奇科分校哲學系教授,除了研究哲學,閒時愛寫雜文,發表於網誌《魚之樂》,亦有替報章雜誌寫文章。中文著作有《魚之樂:哲思隨筆集》和《宗哲對話錄》(與劉創馥合著)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