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 C
Hong Kong
Thursday, January 17, 2019

在香港申請破產常見的問題      

在香港申請破產常見的問題                                                                衛珮璇律師   根據香港法例第6章《破產條例》,任何債權人可向香港法庭提出破產呈請,起訴拖欠債項的人,而無力償債的債務人亦可自行向香港法庭提出破產呈請。當法庭頒布破產命令後,破產管理署署長作為受託人則會接管破產人的所有現有資產,並將有關資產變賣套現以償還相應債項。 以下將簡述一些申請破產後常見的問題。 (一)破產的身份會被公開嗎? 會。因為在法庭頒布破產令後,破產管理署署長會就有關的破產令在香港的憲報和其中兩份報章(一份中文和一份英文)上刊登公告,宣告有關破產令,而在沒有法庭另行許可下,任何人都不得對破產人士或其所有資產採取法律行動。如有需要,市民亦可向破產管理署查閱有關人士的破產紀錄。 (二)會通知僱主嗎? 一般而言,在私人公司工作的,破產管理署署長並不會主動聯絡僱主。但如果破產人在政府工作,根據《公務員事務規例》,破產管理署署長必須通知破產人所屬部門的部門主任秘書、公務員事務局和庫務署。而根據《銀行業條例》,在銀行工作的破產人亦須通知其僱主。 (三)破產會影響工作嗎? 現時某些專業行業,例如律師、地產代理等,破產都會影響執業資格,而證券交易商或出任有限公司的董事亦對破產人士有規管。破產人士應該向個別僱主查詢是否有特別規定,又或是審查其僱傭合約或公司內部守則是否有就破產情況作出任何規定。 (四)破產人可以離港嗎? 基本上,現行法例並沒有限制破產人士不得離港,但法例則有明文約束破產人士在離境期間,所計算之自動解除破產令的有關時期隨即暫止,並待破產人在返港後通知破產管理署時才再開始接續計算。意即假若破產人在沒有事先通知破產管理署時離港數月,其自動解除破產令的日期亦會隨之相應延遲。但如果破產人企圖帶同其個人財產離開香港以逃避債務責任,破產管理署有權採取法律行動,一經發現觸犯破產罪行,更有可能面對判監刑罰。 (五)破產期內可以工作並賺取收入嗎? 破產人士可自由選擇工作,但於破產期內的收入,在扣除其本人及其家庭成員的合理生活開支後,破產管理署可將有關餘款分發給各債權人。 (六)破產期內破產人的家人需共同承擔債務嗎? 無論是破產人的近親、配偶、子女,或是兄弟姐妹,破產人的家庭成員在破產人獲頒破產令後都沒有承擔破產人所欠債項的義務。但如果破產人與配偶聯名擁有一個物業,破產人就該聯名物業所佔的業權或會被破產管理署套現還債。而假若破產人與其家庭成員持有聯名銀行戶口,屬於破產人那部分的存款將可能會被提取作償還債項。 (七)何時可以解取破產令? 對於從未被裁定過破產的破產人,在債權人沒有提出有效反對的情況下,一般在破產令頒布日起計的四年後獲解除破產令。而曾經被裁定過破產的破產人,則需等待至破產令頒布日起計算的第五年後才很到解除。但如果破產人的行為操守未能令人滿意(例如上述所講的破產期內離港的行為),或被發現沒有如實披露所有財產和收入,破產管理署可延長有關破產令的期限。 後記:個人自願安排 綜合以上的常見問題,「破產」可能會引致很多不便,申請破產可能是非不得已的最終選擇。如遇無力償債情況,債務人可以考慮先與債權人商討還款的方案,或是根據《破產條例》,向法庭和債權人提出還款建議,作出「個人自願安排」的程序。 衛氏律師行(WAI & CO SOLICITORS) 地址:香港上環德輔道中 288 號易通商業大廈 20 樓 D 室 電話:(+852) 2505 3911   傳真(+852) 2505 3977 電郵Email:wai.co.solicitord@gmail.com

了不起的兩歲

孩子接近「麻煩的兩歲」(Trouble Two)的爸媽,很多都會因為管教孩子行為而感到頭痛。從發展心理學來看,兩歲孩子正處於「自主與自我懷疑」的發展階段,他們擁有個人意志,不想配合照顧者的要求行事,他們會以「唱反調」來證明自己的獨立和測試照顧者的界限。兩歲的孩子會以「話事權」去衡量自己的能力和價值,他們不是刻意要和成人作對,而是在心智上嘗試獨立。父母和照顧者的角色是好好把握這個契機,耐心指導和陪伴孩子,讓他們慢慢學會自我控制。

成長的蛻變

小三、小四的孩子,會因為要顯得自己有獨立思考而挑戰父母,他們亦會開始投訴爸媽侵犯自己的權利。父母很容易會認為子女越來越「不聽話、不合作」,而行使「父母的權威」來讓他們就範。其實八、九歲的孩子,已開始進入青春期,他們心理、行為、體格和性徵也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變化。青春期子女除了內分泌增加,腦部發展亦會出現約十年的大革命。由於情緒和理性判斷神經網絡發展速度出現很大的落差,子女會變得越來越衝動、情緒化、勇於冒險和挑戰,而且會追求刺激感。因此,我們會認為青春期是「反叛期」。 回想自己的從前,將心比己 青春期子女不是要反叛父母,他們是在「成長的蛻變」中掙扎。父母是他們學習成長的對象,父母對他們的反應,將會成為他們與其他人相處的方式。父母也曾經歷青春期,能明白子女的改變。一位父親因為兒子身材肥胖,但兒子又不喜歡運動而著急。當他回想自己青春期的情況,決定不再強迫兒子做運動,高中的兒子卻主動找爸爸一起踏單車。每當父母感到子女不接受意見時,也要提醒自己「用子女的眼光」去看他們的世界,讓孩子感受到我們和他同一陣線。 保留對話的空間和機會 父母為青少年子女做決定或作結論,其實是邀請他們反叛的訊號。只有父母能細心聆聽,才能夠讓彼此有對話的機會。朋友的女兒不再像以往一樣需要媽媽,她選擇尊重女兒,開始各項事情上也和女兒商量,若然女兒拒絕,媽媽雖然感到失望也願意接受。和青春期孩子相處,父母要先放下大道理,去聆聽他的心聲,當我們表現得很渴望知道他的想法,他才會願意和我們對話。當我們願意以好奇心向他們發問,便能幫助他們學懂如何去思考和作選擇。 做子女的朋友 在青春期子女心目中,父母的地位已經改變。我們要學習以朋友的方式和他們相處。我們不會不斷批評和指責朋友,我們也不要這樣對孩子。少說教、多鼓勵。父母可以與子女分享自己成功和失敗經驗,嘗試放下父母角色給我們的包袱,也不要求子女只可以做得好。當父母和子女有不同想法時,宜定立互相尊重的協議。強勢的父母,會讓子女變得口不對心,使他們沒有動機去履行諾言。父母要慢慢與子女商量,不要因為急於去作出協議,而變得咄咄逼人。若彼此協議後,子女未能履行諾言或沒有改善,父母也不要立刻抱怨或發怒。父母可以和孩子約一個時間,冷靜而誠懇地與子女討論,讓子女知道父母是希望找出互相尊重的協議。   相信「犯錯」是成長契機 雖然很多父母同意「從錯誤中學習」的想法,但卻很難實踐出來。子女突如其來做錯事,父母會感到既憂心又憤怒。當子女常常重複犯同樣的錯,父母的確很難冷靜。但很多時,當父母大發雷霆後,子女會因為自己已被責罵或懲罰,認為自己已經為事情付出代價,不用自我反省。其實在子女做錯事後,父母的最大任務是讓子女在事件中有所學習。從心理學觀點看,當子女有被原諒、支持或愛等正面感受,他們較能在事件上有所學習和成長。同樣地,當父母自己犯了錯誤時,也會想別人多給自己一次機會。父母知道子女犯錯時,可先深呼吸一下,提醒自己有多愛孩子,甚至先給子女一個深深的擁抱,然後才和子女一起面對問題。父母不要忘記,讓子女明白「犯錯是讓人成長的契機」,比起批評和責罵子女行為,是更加重要和有效。 Connie Lau(註冊社工 / 心。童行家庭教育中心總監) 喺鄉村長大,走咗去天水圍做咗N咁多年社工,二十出頭就開始教人教仔,由九十年代到而家,睇到唔同年代爸媽都話「父母唔易做」。九年前,Connie做咗媽媽,住咗喺錦田,名正言順做咗村姑。由個仔出世開始,要學沖奶、學換片,發覺做爸媽仲有太多嘢要學,佢而家依然一邊四圍教人教仔,一邊學點樣做一個可以「收放自如」嘅媽媽!  

子女撫養問題

子女撫養問題                                                                                        衛珮璇律師 子女撫養問題往往在夫妻離婚時引起不少法律爭拗,香港家事法庭有權就未滿18歲的子女就撫養問題頒布管養權令 (Custody Order) ,其中包括婚生及非婚生的子女的安排。 由於在離婚後,大部份父母都不會再共同生活,而子女亦隨之會跟隨其中一方生活,一般而言,法庭可就管養、照顧和管束、探視三方面作出管養權令。管養權 是指父母在養育子女時所行使的權力,例如替子女就接受教育、醫療、宗教等方面作出安排。而照顧和管束權則關於父母對子女生活上的日常照顧、起居等事情,這項權利會歸與子女同住和生活的一方。而探視權則是子女與父母保持聯繫的權利,而保持聯繫的方法有很多種,例如電子通訊、致電、探訪、攜同子女外出等。 管養權及照顧管束權 法庭一般可就管養權頒令「獨有管養權」或「共同管養權」,除日常照顧外,獲判「獨有管養權」的一方有權作出關於子女的重大決定,當中包括教育、宗教和重要治療等事宜。另一方面,判以「共同管養權」即是父母共同擁有家庭子女的管養權,在涉及教養子女的重要事宜之上,父母雙方都有權作出決定,但照顧和管束權亦只會判予其中一方。現時,更多的法庭案件都判以共同管養令,而法庭判詞亦曾有重點說明「獨有管養令」和「共同管養令」之間的差距收窄,上訴法庭法官夏正民更指出「倘若父母只有其中一方取得管養權,該一方不會因而獲授絕對和獨立的權力,可以在未經進一步諮詢沒有管養權一方的情況下行事」。 探視權 為了盡量讓子女有穩定的生活,一般的法庭都會考慮讓子女與其中一方同住,並由另一方擁有探視權,當然探視必須是合理的,即在不影響子女生活、上學、成長等情況下作出,可以有不同的探視模式,而形式、次數等亦沒有固定的準則,例如留宿探視、日間探視、界定(時間、地點)探視、甚至在學校放假期間延長至數天甚至數星期等等。 社會福利署報告 父母在離婚後盡量維持扮演父母角色實在非常重要,法庭在處理家事訴訟中有關子女的一切事項並作出判決前,其首要考慮是子女本身的利益,大部份情況下,涉及爭議的案件,父母雙方無法就子女的管養權或探視安排達成共識,又或是法庭對子女的管養或探視事宜存有憂慮,都會下令社會福利署就個別案件撰寫獨立調查報告,並就管養、照顧管束及探視事宜提出建議。 期間,社會福利署會搜集父母雙方的家庭資料,調查其家庭背景、以往照顧子女的情況、探討各家庭成員現時的情況、徵詢父母雙方、家庭子女、及其他家人或相關人士對管養及探視事宜的意見,以子女福祉及最佳利益為大前題下,就管養權及照顧管束權、探視安排及子女教養計劃等,向法庭提出建議。 共同父母責任 現今法庭一般都鼓勵父母雙方在離婚後共同撫養家庭子女,如父母雙方有意以共同撫養方式共同就養育子女的一切重要事項作出決定,法庭在確定有關安排可行後,可作出此項判決。 筆者希望,各位為人父母,雖然婚姻已到無可挽回的地步,即使有不滿亦只應是大人之間的事,不應該將子女安排當作談判桌上的籌碼,更不應該將恩怨加諸於子女身上,生兒養兒育兒是每名父母不可推卸的責任,無論撫養權最終授予哪一方,父母均需要有充分的協議和合作,為子女未來著想,為子女將來生活作出最理想的安排。

生命教育 — 談生論死(下)

孩子對「性」的好奇,其實是爸爸媽媽對孩子進行「生命教育」的最好時機。一位六歲的男孩子告訴媽媽想看女性的身體,媽媽雖然已找來了一些圖片和繪本來教導兒子,但仍未能滿足到兒子的好奇心,他向媽媽求要看真實的女性乳房,把媽媽嚇了一跳

「獎罰分明」知易行難 P牌家長

「獎罰分明」是否有效? 很多成年人也認同在管教孩子時必須「獎罰分明」,意思就是當孩子做得好,成人便對他們作出獎勵;當孩子做錯事時,成人便會懲罰他們。雖然我們相信獎罰是有效管教孩子的方法,但獎勵孩子不等於他們便能持續地做出正面行為。而且我們作為父母,不得不承認自己很容易因為「心軟」而放棄懲罰,又或者發現孩子為逃避懲罰出現更多行為問題而懊惱。

元朗八鄉下輋村風水勘察

下輋村,位處元朗八鄉,被雞公嶺、大刀屻、觀音山、大帽山、及大欖郊野公園等山頭所圍繞。由於四周地形的高度水平比八鄉高,自然形成一個相當低地,下輋村便是屬於盆地位置。 凸為陽、凹為陰,故盆地屬於陰性,對女性特別有利。但今次勘察風水的單位亦不乏對男性的支持,只因青龍位置有勢,得巒頭雞公嶺作輔助,代表男性的青龍方自然得到好處。所以男女皆受風水巒頭幫助。 這間屋由兩間獨立屋打通而成,共三層、另設有天台及花園。開盤定分金,屋坐向是乾山巽向,在下元八運﹝2004 – 2023年﹞屬於到山到向格局,俗稱旺丁旺財。坐山有雞公嶺配合,假如可以在屋內花園的巽宮設置小水池、或水動裝飾,更能催旺向星與巒頭相應,進一步收納丁財皆旺之效。 這間屋每層約有一千一百多呎,屬少有的大戶設計,相信是不少香港人夢寐以求的居所。如果想進一步提升宅運,可以考慮在屋內多放置傢俱,例如櫃、枱、適合的間隔之物如屏風,及在局部範圍蓋上地氈,甚至劃分出不同區域,例如健身區、酒吧區、影視區等。這樣做可以令居所更顯個性,更重要的是配合風水學上的「實」,實在、充實,使人富貴。 震宮位置,位於屋的大閘口,是「九紫」星飛臨的地方。「九紫」星涵蓋男婚女嫁、添丁、升職等喜事,開口在此方,人口、車輛往來自然能帶動吉星。如果想進一步催旺此星,可以在這裡放置土種植物,或紅色的佈置,以生助火氣。 鄭景文師傅 香港大學建築學院碩士畢業,曾任職於建築界及金融界。 自小跟隨師傅學習風水命理,現擔任大型機構的風水顧問。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chengkingman88 Website: www.chengkingman.com  

我和我的寵物狗                     

不少人說,狗隻是人類最好朋友,但大多數香港人的居住環境狹小,而且未必每個人都能接受與狗隻在同一個社區生活。筆者不時都會接觸到狗隻咬傷人或因不滿鄰居飼養狗隻而產生矛盾的情況。有見及此,筆者今期想跟大家分享一些關於飼養狗隻可能遇上的法律問題。   問題一:「租約上寫明不可養狗隻,真的不可以養嗎?」 自2003年8月,香港公屋已實施全面禁止飼養狗隻,而在私人大廈內飼養狗隻只要沒有違反大廈公契,並非不合法。而如果公契內沒有列明飼養寵物的事宜,一般亦可視作可飼養狗隻。但假若有住戶因而違反公契守則,則業主立案法團有權向違規住戶循民事途徑追究。 一般而言,租約上寫明不可飼養狗隻,則是業主和租客之間的友好協商,筆者建議雙方應坦誠並遵從租約條款,以免業主藉以終止有關租賃。   問題二:「鄰居指我養的狗隻對他造成滋擾,我可以怎樣做?」 就以上所述,在私人大廈內飼養狗隻只要沒有違反大廈公契是合法的,不過,如私人屋苑住戶因飼養寵物而對其他住客構成嚴重滋擾,即使大廈公契批准飼養寵物,該寵物主人亦可能要就滋擾問題負上責任。 而根據《噪音管制條例》第5條,任何人於任何時間,在住用處所或公眾地方畜養動物或雀鳥,而該動物或雀鳥發出的噪音對任何人而言是其煩擾的根源,即屬犯罪,可處罰款$10,000。因此,狗主有責任確保所飼養狗隻不會發出噪音對其他人士造成煩擾。   問題三:「我的狗咬了人,應該怎麼辦?」 遇上這種情況,狗主謹記必須根據《狂犬病條例》第24條即時報警並將狗隻隔離,等候進一步指示。 現時,其實香港法例賦予狗主須履行不少的法律責任,例如狗主有責任為飼養5個月大或以上的狗隻向漁護署申領牌照,並帶同牠前往獸醫診所注射預防狂犬病疫苗,同時《狂犬病條例》第23條列明,任何狗隻除在郊野公園和海中游泳時,若要在公眾地方出現,狗主必須為其繫上狗帶或以其他方式控制。而重20公斤或以上的大型狗隻更需綁上長度不逾2米的狗帶,否則即屬犯法。 如狗主未有採取所有合理措施避免狗隻咬人,亦等同干犯刑事罪行。一旦有疏忽看管而導致狗隻襲擊他人的情況,對方更可能循民事途徑向狗主追討責任。 而《狂犬病條例》第7條更指明,如果漁護署人員有合理理由相信狗隻曾經咬人,便可捕捉及將牠扣留。再者,如果是有合理理由相信扣留該狗隻將相當可能影響其他同樣遭扣留的動物之健康,法例亦容許漁護署毀滅狗隻。   結語 無論是對所飼養狗隻的生活還是控制其行為,狗主對所飼養的狗隻都有絕對責任,狗主應該妥善照顧所飼養的狗隻,避免對其他人構成妨擾。 衛珮璇律師 衛氏律師行(WAI & CO SOLICITORS) 地址:香港上環德輔道中 288 號易通商業大廈 20 樓 D 室 電話:(+852) 2505 3911   傳真(+852) 2505 3977 電郵Email:wai.co.solicitord@gmail.com

初探廣西四天團! 玉林遊雲天宮 北海欣賞十里銀灘

提起廣西,大家可能會想起旅遊熱點桂林。但其實除了桂林外,廣西還有很多美麗的風景等著大家發掘!這次隨新紀元假期出發,探索廣西玉林市與北海市的獨特風光。

學習歐洲人的生活態度

距離烏特勒支(Utrecht)大約30分鐘的火車程,有一個中世紀古城叫聚特芬(Zutphen)。 當時英國維京人來侵,大批民眾被殘暴殺害,為了保護住在這裡的居民,以圓為界,沿著這條界建了一個城牆,民眾需在晚上十時前回家,否則城門一關,立刻無家可歸。 整個城市都保留了中古世紀的感覺,地面上一塊塊的石頭砌成的地板、位處城市中央的古世紀鐘樓、紅瓦的屋頂,當然少不得漂亮的運河.... 無不保留著幾百年前的城市面貌。乍看像比利時布魯日,又有同伴說像捷克,但仔細看,是多了一份荷蘭獨有的特色。   可惜部分建築在二次世界大戰時被毀,因此有些地方翻新了,新與舊截然不同。我今天坐著小船沿著運河把小城轉了一圈,河兩旁都是荷蘭特有的、窄窄長長房子,但河道卻很寬闊,而且房子總有種說不上的古典氣息。 走到最後,廚師一早準備好了,拿著白葡萄酒站在河邊等著我們,非常浪漫,給我們一個大大的驚喜。 有住在荷蘭已經四年的朋友分享說,荷蘭人生活得很有質感。即便再窮,他們還是會在家裡插花。其實不但荷蘭人,整個歐洲也都這樣。   生活得有質感,是因為懂得愛自己,懂得享受生活。那是一種態度與思想,不是物質所能給予的。沒有物質,他們在晴天時跑去曬太陽;下雨了躲在咖啡廳喝咖啡;下雪了,一家人圍著火爐取暖聊天。 再惡劣的環境,他們仍能苦中作樂。 怎樣面對生活,生活就會給予你什麼。偶爾學學荷蘭人的幽默浪漫,或許生活會更輕鬆一點也不一定。    

熱門

最新